C爱最大同

三镜一生:

cosplay 30日30题 之前就做了放了微博 这里也归档好了。

出了好多次出梦还是觉得不够没有达到自己心目中的要求。想了很多原因也有反省,希望在你们眼中是越来越好了。

真的非常感谢摄影不嫌弃我cp不嫌弃我。现在看回以前的片子简直||||我了个大曹 摄影真的拍得下去么喂【这样的感觉

心情复杂............

还有就是谢谢我的太太咩咩 以上出现的cp照基本上都是我和咩咩的,除了浴缸PLAY是和一刃。第一次出的cos是和荒舟。

太太被我抓进戏言坑,是我先种草了出人这对cp,沉淀了一年仍然没有办法抛弃。又觉得对方如果不是咩咩就不行,于是真的是每日一监督的让咩咩看完戏言了。所幸度过漫长的第一卷之后咩咩也萌上戏言了【捂心】

戏言舔不够!!!!!


顺便最近萌上zone-00 又一个大坑 天哪撸

Final雪酥:

cos -  杀戮人偶卍爆发 からくり卍ばーすと - 鏡音リン·レン 

Rin CN:雪酥 

Len CN:Final

PHX:野狼


【「何のために、生かしておく?」っていう//若问 「为什麼给我生命?」 -- ソレ オシエテヤル //就由我来告诉你吧】


教主Shadow:

#20141003#

#CICF动漫游戏展##五光十摄摄影自由行#

@中国国际漫画节动漫游戏展 

感谢协力:

@睡-眠-迷茫期 

@暴走少年公仔 


#三笠##万圣节Ver#

CN@Devil靜萘 


hi,静萘,见面了~感谢被拍!





LOL啊啊啊!~我要撸啊啊!~!!

inner-universe:

✧*。٩(ˊᗜˋ*)و✧*。明天上映,喜欢的可以去贡献票房,我是肯定会去的

[cos]兴欣/霸图/蓝雨/微草/轮回/烟雨/义斩(全员)

肌肉鲜花饼:

bgm请戳










phx:猫君


以上所有角色cn:


哈路路[微博@哈喽路的眼无子特别屌_荣耀不败 


思思[微博@金思火腿的身高特别屌_荣耀不败 


[两个人的荣耀!]


=============


草泥马终于产出来了怒躺平


end


以及gif动图请戳微博看[戳这儿!][放屁]


顺便gif……听说电脑都点不开于是开了网盘下载[没人要好么[点我呀~]


我们怎么这么屌!噢耶死躺平等思思发微博甩链接!



月圆之夜12 【赤黄】

zero晴:

做X爱的体位选择站立,身体负荷量要加倍许多,黄濑累得筋疲力尽,趴在沙发上看着神彩奕奕的赤司在厨房做早餐。外面阳光正好,已经打落在了房间来,他才想起,今天并非是什么周未假期!


“小赤司你不用去学校的吗?”


“凉太呢?”他端着三明治来到黄濑身边,切了块递进他嘴里,黄濑张嘴含住,搂住他的腰,“今天不想去。”


“那我的理由也与凉太相同。”


“可是翘课不是你的作风。”黄濑说着想起身坐起,腰上牵起疼痛,他动了动脚,发现腿还是软的,看着赤司又递过来的面包片,别开了脸。


“凉太?”


“……”黄濑有些别扭,同身为男人,上与被上都没差,但是第一次就被人弄得这样不堪,大男子主义作崇,稍微的动作传来身体各处的违合感让他一时间明白了今后可能都是自己会在下面……什么的才不要!想拥抱喜欢的人不是男人很正常的想法么?


腰部突然传来揉捏的触觉,赤司的一只手伸在了他的背后,用着不轻不重的力道替他揉着……他扭过头去,有双温柔的眸子正注视着自己,有种被人珍爱的感觉,他垂下头脸上一热,支吾半天想说的想怨的都吞了回去,在这个人眼中真的只看到了自己,好像一时间是上是下也不再重要了一般。


若是你想宠着我,那我又何不安下心来被你宠着?


“要不要躺下来帮你好好揉揉?”


“不用了。”黄濑挥开了赤司的胳膊,拾起叉子戳了块小番茄丢入嘴里。望着黄濑别扭的脸,笑容勾起,他伸手过去拭过他嘴角残留下来的奶酪,递在唇边舔了舔,味道并不美好,而黄濑却很喜欢吃这类的甜食……


“要吃么?”黄濑叉了小番茄送在赤司面前,眨了眨眼。虽然内心有些挣扎不愿吃这东西但被黄濑喂食这种感觉还很是新鲜,或是恋人之间的亲密举动,想到“恋人”这个词,他握住黄濑递来的手腕,含住了那块小番茄。明明与血液的颜色差不多,味道却完全不同……他看了看又已经扭过头去的黄濑,细碎的发尾下白皙的脖颈,血管里流动着血液的速度都似乎能瞧见一般,他干渴的咽了下喉咙……


“怎么了?”黄濑被盯得不自在,扭过头来问。


赤司瞬间回过神来,他尴尬的站了起来,“我先出去一趟,凉太想吃什么,中午我来做给你吃。”


“诶?小赤司会料理?”


“嗯。不过不知道能否合凉太的胃口。”因为自己体质原因,他有研究过怎样做一顿能够入口的料理,只是没想到某一天会有机会做给黄濑吃……


“好!小赤司做的一定好吃。还有,我要吃肉哦!!”


“……肉?蔬菜呢?”


“不想吃,我可是食肉动物,才不要吃草。”


“……”有些想要扶额的冲动,看见黄濑冲他俏皮的笑着,他揉了一把他的手头发,转身回房换衣服。


他该要提醒一下自己饥饿的神经,黄濑是恋人,不是食物!对着他的脖子垂涎欲滴太过失礼!自己的自制力也该好好的控制一下。


可虽然他这样想,已经品尝过那东西的美味他又怎能忘却,更何况那是他心爱之人的血液。若换做是别人,是不是也能拥有食欲?这些事,他还没有尝试,结果还未知。


出客厅的时候,黄濑站在玄关等着他,“凉太也去?”


“为什么不去?”


“你该留在家休息。”


“不行。”黄濑说着已经拉开了门径自的走了出去,赤司无奈的换上鞋跟随他而去。看见黄濑侧身向他,伸了一只手过来,“要牵手吗?”


“……凉太?”


“不可以?”对待赤司的迟疑,他有些不满的眉心微微皱起,正打算收回手去的时候却又被赤司握住了手指。听到赤司说,“不是,只是幸福来得有些突然,至少,在昨天以前,我都没有想过会有一天能够牵起你的手。”赤司说得很缓慢,语调低沉。黄濑觉得自己有些过敏,竟然感觉到了他话语间流露的悲凉之色……他手心一用力,将赤司拉入了怀里,他的下颌抵在他的发间,“彼此彼此,别说得自己像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一个一样。要抱怨的话我才是最多的那个!小赤司总是故意捉弄我……”


“凉太?”


“小赤司下午要回京都了吧?”他低下头来,额头抵在他的额间,问。


“……”赤司没说话,沉默代表了回答,黄濑也未必不是不懂,对于赤司那样严谨的人来说,为了自己翘了一天的课程是打破了自己多大的底线……


他又再一次握住他的手,往电梯方向走去,“走吧。我们一起出去。时间不多了,想快去快回,想和小赤司单独的在一起……”他说得有些自言自语,赤司心头一暖,嗯了声表示回答。


 


已是少年的他们手牵着手走在人流之中,不勉会惹来异样的眼神与非议,只是他们除了彼此之外都看不到其他。


若是能够你牵着我我拽着你拉拉扯扯的过完余下的人生该有多好,他望着身侧神彩奕奕的黄濑,几次想要说起自己的事情但几次就被咽了回去。他不敢去破坏这么幸福的时刻,也不敢去妄言,黄濑在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会不会对他有所改观,只要能唯持现状就好……


想日子久一点的话,就瞒下去,瞒下去,直到再也隐瞒不住的那天为止。


他放下筷子,起身去到厨柜替自己兑了杯红色液体,直从食过黄濑的血后,什么到嘴里都变得没有味道,舌头像是失去了知觉一般,除了有关黄濑的东西,黄濑的汗水是微咸的,精液是涩的,口水是微甜的,血液当然是香醇的……


“小赤司不吃了?”黄濑扭过头来看他。


他靠在柜台边,晃了晃玻璃杯,“嗯。”仰头喝了口那液体,依然是没有什么味道,黄濑端详了他半天,“……”室内光线太过充足,他看到赤司的脸很白,近似到苍白的那种,虽然以前也觉得赤司就很白,但现在竟然有种病态的美感。他摆了摆头,将这想法丢入脑海外,转过头来继续享用赤司给他准备的豪华午餐,没有草的纯肉宴。


 


“能够不回去吗?”黄濑看着赤司收拾着包,靠在门边双手环胸的打量着他。


手上动作顿了下,笑了,“要是凉太想我,可以去看我。”他回答。


“太远了。”


“……”


“不过,若是我去的话,小赤司拿什么招待我?”他走进来,坐地床沿上,撑着侧脸。


“凉太想要什么呢?”


“小赤司。”


“……”他伸手穿过他耳边鬓发,掌心在他脸上磨蹭了下,低头来亲吻他的唇角,“我一个人住,随时欢迎你的到来。”


“唔!”他双手环住了赤司的腰部,靠了上去,“我不想分开,为什么小赤司一定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明明我们才在一起!”


“……”他又何尝不是,他又何尝不想将面前的人放在身边。你对我的或许只是单纯的念想,而我对你的何止是念想,还有更多的是不放心……


不管怎样,分别还是会来临,黄濑送了他一程,路上并没有什么交谈,直到赤司步入了剪票口,他才止住赤司前进的步子,将他拽到圆柱后面捧着他的脸亲吻他的唇。


似乎太多的话就这用这个吻传递了过去,一吻完毕,黄濑转身就跑开了。他讨厌被人丢下,宁愿自己先行离开,这样做似乎是他将赤司丢下一样,以为自己会好过许多……


像是仅限一天的爱情。


赤司走了。


他们之间的联系并不是你浓我浓,邮件电话不分时段,偶尔会有赤司的电话过来,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如果不是生活在一起,距离一旦被空间拉开,再浓烈的感情也会变淡。这就是大多人都不愿意谈异地恋的原因。不是管不住你,而是连我自己都管不住自己的心。


 


在赤司的忍耐与坚持之下,他也终于……饿晕了。


社团活动结束的时候,他靠在门边,身上支不起一丁点的力气,眸子腥红,恨不得撕裂谁去咬断别人的脖子,队友们也发现了赤司最近的不对劲,在他昏倒的上一刻,被人弄回了宿舍。知道上医院也没有用他主动提出的……饥饿是谁都不能抗拒的,拥有强大的自制力的他到现在依然还在勉强着自己。


其实好想将黄濑叫到身边来咬住他的脖子,可是想法冒出来之时,又有个声音在说,凉太并不是食物…躺在床上昏沉沉,想着好几天没有黄濑的消息了。明明以前那么黏人……却在交往之后变成这样冷淡了,主动找上他的时候太少……


 


东京的某处,黄濑翘着高高的尾巴,坐在窗台上望着天上的新月,耸在头上的两只耳朵呈着静止的状态,他手中玩把着那只一直没有动静的手机,此刻他在等待……一直到新月下去,世界变成了黑暗,他才低头滑开了那黑色的显示屏。


电话被接通了许久没有人听。


重拨过去之时,那边响起了陌生的男声。


扑通——


这几日总是不好的预感,今天还真是遇到了不好的事情,他问,“小赤司呢?”


那人顿了下,回答,“小征睡了。”


“……”他沉默了下去,脑袋里像是开起了马达,飞速的运转,想到了各种的可能性,直到听到那头的声音,“喂?”


“!”他拿下手机按了断线键。


他看向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新干线的最终班已经走了。


一夜未眠。


次日清晨,他坐了第一班车去到了京都。


他没有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与赤司二次会面。


赤司被人扶着臂膀,他侧过头靠在那人的脖颈之处,从他的角度上看去,好似是在亲吻。


一颗心被碎得哗啦啦啦……


“赤…小赤司。”


“!”赤司也没料到黄濑的到来,他回过头来看到不远处僵在那里的黄濑,他以为自己是饿晕了出现的幻觉,直到黄濑从对面走过来,拽住他的手,“你在干嘛?”他问。


“凉太?!”


“我问你在干嘛!!”他声音有些冷,金色的眸子有些寒意。赤司心下一沉,以为黄濑识破了他的身份,他不过是想看看实渕玲央的脖子会不会好吃点……


“害我那么担心大清早上跑来你就给我看这么一幕!我看我们还是早点完蛋什么喜欢我都特么的是哄鬼的吧!”


“诶?”


“说什么一个人住也是在骗孩子么!!”


“诶凉太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我们完!蛋!了!!”


“凉太!!!”


“你喜欢的人不是他吗!!”黄濑毫无礼貌可言的指向身后无故躺枪的玲央姐姐,实渕玲央噗地笑了出来,他早就已经进入了看戏模式,现在矛头突然指向自己,他才明白黄濑生气的原因竟然是自己,他摸了摸下巴,想起昨天晚上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哦哦小征完蛋了,继续笑而不语的再次进入看戏模式……只是被赤司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了一眼,他虎躯一震,菊花一紧,“啊,小征,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不过声音小点啊小点……”


黄濑已经别开脸不再看赤司,赤司也才刚刚明白黄濑在前面说了一大堆的话的原因,被恋人误会,让他吃醋,也足已证明了自己在他心中的份量了……黄濑的到来对他来说本就是惊喜,现在又给他来了一个猛剂!


“凉太。”


“别叫我!”


“我喜欢你。”


“!!我讨厌你!反正发情的对象不是你是别人也是一样!我们就这样了!!”他转过头来怒视着赤司。可是赤司却还是挂着一副温柔的笑意,“我喜欢你哦,凉太。你这样做的话我可是很困扰。”


“骗子!”


他垂下头,拉过黄濑垂在身侧的手,“或许我还有事情在隐瞒着凉太你,但是唯有我爱你这件事情,请你一定不要质疑。”


“你明明都和别人睡了!!”


“嗯?”


黄濑突然一把拽过他人胳膊往前,脸靠近他的脖颈,鼻尖嗅了嗅……讨厌的香水味,但好像还没有染上别人的气味……他不待赤司有所反应,张开嘴就咬住了他的脖子,犬齿落在皮肤之上,钳进肉里……


“唔!凉太……”


他在那里留了一个齿痕,然后双手搂住了他的背,“不要让别人靠近你,身上的味道难闻死了。”


“凉太原谅我了?”


“你做了什么对不住我的事吗?”


“没有。”


“那就好,带我去你住的地方,把衣服脱了我要好好检查。”


“……好。”


谈恋爱的人或许都是这样的疑神疑鬼,反复无常。在一起会有甜蜜,有争吵,有误会……太多太多的情绪不过是因为太在乎你,太爱你。


若你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陌路人,我又何需为了你烦恼。

Alcoholism:

【還是預告(艸】

我記得我拍的是床單小幽靈

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種工口感.......................................................................................................................................

第三張是個被活逮的...但是沒後續啦!

(剩下要拉小黑屋了)

反正距離25號還有時間讓我慢慢修...呵呵(懶癌發作)

Erragraffitaster:

元旦搗鼓的(。MV還能不能擼完啊_(:3」∠)_

嗯,請務必看到最後(((┏(; ̄▽ ̄)┛